一马平川不是胸

【梦间集全员向】乞巧(全)

乞巧(全员欢乐向)

*原先发了一个上篇,这次整合起来一起发了。全文共6000+,希望大家喜欢!

*说是说全员,其实还是仅限于主线剧情五人组加淑女君子玄铁神雕紫薇…

*无cp,无cp,无cp。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醉酒情节有,游戏语音借用有




1#

时光飞逝,转眼已是七月初七。民间对这乞巧节向来是看重的,镇上的集市在好几日前便已经开始摆卖乞巧物品。

自从抵达剑冢后便已少有魍魉再现于世,悠闲日子过得久了,便是一大帮子活了百年的神兵利器也忍不住想找点儿事做。

“我看咱们就去这附近的镇上买点儿东西回来,也置办置办图个喜庆!”
无剑刚一起来便听见了屠龙的大嗓门自外头传来,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紧接着便听见倚天冷淡地回绝的话语。
“你少借由头出去买酒,修习剑道,当摒弃外界一切干扰。若不得,则注定终生止步于此。”①
“你说什么?!倚天,要不要咱们这就比试一场,啊?”
“有何不可?”

听闻他两又有再打一场的打算,回想起上回大乱斗后剑冢的惨状,无剑赶紧冲了出去试图将二人制止:“等、等等!别打啊!”
好在喊的及时,外头二人手中刀剑尚未出鞘便停了下来,齐齐看向惊慌冲出的小姑娘。

“哟,早啊!青菜钵……哦不是,现在该管你叫无剑了啊!”屠龙的注意力倒是转移得十分快,先一步抬手跟无剑打了声招呼。
倚天将手从剑柄上移开,看向无剑时的神情略微复杂,只是出于礼貌地点了点头:“早。”

身份忽然从共同御敌的好友变成了这五剑之首的无剑,无剑明白这些伙伴们还需要时间去消化,便刻意回避了二人的隐约表现出的不自然。她待确定这两人不再有比试的打算后才松了口气,笑了一笑:“早啊,屠龙、倚天。你们刚刚是在讨论什么吗?我仿佛听见屠龙说要去镇上采买物品?”
屠龙到底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听无剑说起这事后便把方才那一丢丢的尴尬全抛去了昆仑山巅:“噢是这样的,这不是到乞巧节了嘛,我想着大家近日反正闲得慌,不如也凑个热闹过过节!你说是不是无剑?”
还不等无剑说话,倚天先皱起了眉头,开口又是一副说教的气势:“我说过了,修习剑道不该为这些外界因素所干扰。民间乞巧节,与你我何干?”

两人至今的气氛又开始变得剑拔弩张,无剑生怕二人一个不对眼又拔剑,赶紧摆手做起和事佬:“倚天你别生气呀,我觉得屠龙说得倒也不无道理。大伙儿也好久没有放松聚一聚了,不如便趁过节的机会,一起热闹热闹也好呀。修习剑道也要注意休息嘛,劳逸结合才能事半功倍!”
闻言,倚天似乎是被说动,沉默了半晌没再说什么。屠龙见状格外高兴,他大笑着连拍了三掌在无剑背上,手劲儿之大差点儿没把小姑娘给拍到地上。
“咳!咳咳!……那、那个……屠龙,要不再叫上绿竹、金铃儿、小淑和小君他们几个吧?”无剑好不容易从那宽厚的手掌中捡回一条命,她顺了口气悻悻地提了个意见,“毕竟绿竹烧得一手好菜,让他去集市上才买点食材回来也是好的。金铃儿、小淑、小君鲜少离开故土,大概也是会喜欢那些新奇玩意儿的,不妨带他们一起去转转,买点喜欢的东西。”
“有道理,我这就去找他们!”屠龙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只留下无剑和倚天在原地。

无剑瞧着那红发男人的背影,忍不住一阵好笑地侧头看向身旁的人:“看样子,屠龙当真是在剑冢憋久了啊。倚天,你也一起去集市吗?”
“不了,今日的修行尚未完成,我留在这里。”倚天摇了摇头,将目光投至他手中长剑。
知晓这人向来就是这样认真的性子,无剑也没有多劝,笑着点了点头便准备去找找剑冢剩下的其他人:“那我便不打扰你了,但是晚上的聚会可一定要腾出时间来参加啊!”


2#

当无剑找到神雕和玄铁时,他两正在晨练。待无剑把事由和二人说了一番晚上的聚餐之后,两人都表示极有兴趣,玄铁更是和屠龙父子同心,连连嘱咐要出门的儿子要多买几坛子好酒回来共饮。
无剑在一旁听着两父子的对话,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神雕前辈,若说之前我对玄铁和屠龙是父子还感到震惊,那现在我真是对此深信不疑了。”
神雕听了也不由一笑,目光却遥遥地看向远处练剑的月白身影:“嘿,要我说,玄铁这两儿子啊,和他都像到骨子里去了。”
无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想起倚天沉稳细致的性子,倒也不由自主点了点头:“的确,玄铁粗中有细,大巧不工,倚天和屠龙倒是分别遗传了他的沉稳与豪放啊!”

正目送了一行人的离开,玄铁一回来就瞧见这两人蹲在一边正嘀嘀咕咕地议论,他好笑地走上前去在二人脑袋上各揉了一把:“我说你们两啊,背后议论人可不厚道吧?嗯?”
被正主给抓了个现行,无剑作为一小姑娘,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儿面红不好意思。可神雕倒是老油条一根,把好友的手给挡开后坦荡荡地开口:“行了吧你,我还没说你偷听我俩的悄悄话呢!”
“这不对吧,你俩可是议论我们父子在先啊?”
“你要是不偷听,你怎么知道我俩聊的是你们父子三啊?”

两人关系向来是极好的,对彼此的脾气也是摸得一清二楚,此刻自然是没有生气的。只是这一来二去的对话,倒是带上了几分与二人辈份不符的俏皮,无剑在一旁听着听着便忍不住笑出了声。
“噗哧……”
“嗯?”神雕和玄铁的对话随着少女的笑声停了下来,两人瞧着无剑笑得双肩直抖的模样,相互对视了一眼,也忍不住大笑出声。

三人肆无忌惮的笑声回荡在剑冢之中,吵醒了本在酣梦中的另一个人。
因此,当无剑三人见到一身黑气弥漫的紫薇软剑时,笑声戛然而止。
无剑不是第一次见紫薇,在她还是青菜钵钵的时候就已经和紫薇对战过一次了。后来回到剑冢恢复了记忆,也回想起了许多曾经在五剑之境时候的事情。
——可从来没有哪一次的紫薇有他现在这般可怕。

“紫、紫薇,你回来了啊?”玄铁本想寄希望于三人之中唯一一位具有性别优势的少女,毕竟五剑之境就无剑最小,大伙儿对她也向来是多有照顾的。可当他看见无剑已经怂得像个球一样率先躲在了神雕一双大翅膀后面时,他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紫薇显然也看见了无剑躲起来的举动,他对此鸵鸟行为极为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面色不虞地看着被推在最前面的玄铁重剑:“昨夜刚回来,睡了还没两个时辰便被你们惊天动地惊世骇俗的笑声给吵醒了。”
玄铁一听顿时感到脑仁疼,天地良心,五剑之中除了无剑和紫薇,余下三人一溜烟儿全是刚属性。故而每每遇着柔属性的紫薇发难,三人心里总有些瘆得慌。
一大把年纪了还要遭属性相克,玄铁心里苦,玄铁说不出。
“咳,吵着你休息了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们仨没想到剑冢里还有别人……你要不再去睡会儿?这次绝不吵你。”
紫薇倒也没有真要拔剑干一场的意思,见威慑效果和最终目的均已达到,便也见好就收。“那可就多谢了。”说着他便转身就走。

“紫薇,等等!”
少女的呼喊自身后传来,紫薇脚步一顿,倒是感到有些意外。因为制止他离开的人正是方才第一个躲起来的无剑。
他皱了皱眉头,脸色也因为没休息好而不太好看:“怎么,你要拦我?”
无剑在听见紫薇要走时便从神雕身后钻了出来,她原先并没想到紫薇回了剑冢,可既然都碰到了,晚上的聚会不喊上他也说不过去:“不是不是,是这样子的,今日是乞巧节,所以我们晚上打算在剑冢一起热闹热闹。紫薇若是有空便一起来吧?”
身为享有千百年寿命的刀剑,莫说民间的各种节日,紫薇对时日的流逝都不大在意。因此当他听见无剑口中的乞巧节时,他还反应了一会儿这个节日是干嘛用的。
紫薇的沉默落在另外三人的眼里可就带上了几分拒绝的意思,神雕瞧着无剑一脸忐忑生怕被拒绝的模样,索性也开口帮衬了两句:“是啊,你这会儿先好好休息,等晚上再好好喝他几壶!”
紫薇与神雕是有那么几分交情的,既然连神雕都这么开口了,倒是不好再多做拒绝。他扫了眼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的无剑,只留了淡淡的一句“随你吧。”便闪身消失在三人面前。


3#

等屠龙几个大包小包的回来时已是下午,绿竹棒不愧于他作为厨艺担当的名声,手法利落地处理布置了一道又一道菜肴。淑女剑和君子剑在绝情谷中也是常年需要自己动手做菜的,此刻也没有藏私地各做了两道拿手好菜。
屠龙则是一回来便抱着酒坛子不肯松手,金铃索对此十分不放心,一直守在他身边以防这酒鬼饭前偷喝。
倚天练完剑后随着玄铁去砍了不少的木头回来做柴火,神雕瞧着时间差不多了则飞上空中去寻紫薇的身影。
刚摆放好餐具的无剑看着各自忙碌却又十分温馨和谐的众人,嘴角上扬起柔和满足的弧度,她都快记不清楚,剑冢有多少年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一切都布置好的时候正巧赶上太阳将要落山,烧柴火所剩下的一堆木头被摆做了篝火堆,众人围绕着火坐成一圈,一边享用着美食一边饮用着美酒。
“绿竹你做的这叫花鸡真是百吃不厌,就这手艺,让你统领丐帮真是太屈才了!”
“嘿嘿,过奖过奖!屠龙大哥,你今后要是想吃就跟我说,再给你做啊!”
“好!够兄弟!来,咱哥两走一个!”
“屠龙,你少喝几杯。”
绿竹和屠龙皆是性情豪爽之人,一来二去地两人身边便已经堆了不少的酒坛子。倚天倒是尽了好兄长的责任,坐在一旁不时地劝上两句。可奈何在场酒鬼太多,他一人之力实不足以阻拦,最后也便只能叹了口气,放任他们自由。

无剑和金铃索不是好酒之人,二人坐在一处,专心地品尝着绿竹和淑女剑姐弟两的好手艺。仅仅偶尔啜那么两口纯当解渴。
“无剑,原来民间的乞巧节是这样子过的吗?”淑女剑提着酒坛子笑吟吟地走了过来,连身后的君子剑也似是喝了不少,却还是有所克制,大概是在担心姐姐喝多了要有人照顾。
二人就在旁边的空位处坐了下来,似是非常好奇地向无剑问起了这乞巧节的习俗。
无剑擦了擦嘴巴,看了一圈对面开始拼酒划拳的醉鬼们,只觉得这误会真是太大了。
“呃,不是的。其实乞巧节又叫作七夕,是天上牛郎织女一年一度相会团聚的日子。”无剑一面回忆着自己所知晓的节日由来,一面抬起了头看向那遥远的星河,“传说啊,织女是天上的仙女。在一次下凡时……”
金铃索、淑女剑和君子剑皆曾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地方,对这民间的传说感到格外的新奇,此时更是聚精会神地听着无剑将乞巧节的故事娓娓道来。

待听到王母娘娘为阻隔追妻的牛郎,摘下金簪划出一道天河时,金铃索已完全入迷,极不赞同地喃喃细语:“神仙之中竟也有如此无情之人吗……”
“是啊,织女此番回天庭,今后便再也无法见到她的丈夫与儿女……这玉皇与王母真真是太可气了!”淑女剑也忿忿出声,仿佛王母娘娘与玉皇大帝若此刻立在她面前,她便会立即拔剑冲上去了一般。
君子剑瞧见姐姐这般模样,自是同仇敌忾地点头:“确实如此,便是在绝情谷中生活多年,也未见过这样拆分他人家庭还那般理所当然的。”
无剑看着三人均已为牛郎织女的遭遇义愤填膺,连忙安抚下大伙儿的情绪:“你们先别急,这故事还有后续的。织女与牛郎被天河所隔,自是悲恸不已,这天上喜鹊瞧了实在不忍心,便纷纷飞到了河流中间搭起了一座鹊桥,织女与牛郎踏上这鹊桥得以相会。王母娘娘无奈,只得下令每年七月七日让他二人相见团聚。”

无剑把故事说完之后口也渴了,端起碗来喝了一口酒润润嗓子。金铃索三人倒似乎还沉浸在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中,一直抬头看着天空,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寻找他二人鹊桥相会的身影。


4#

无剑说故事的时候紫薇软剑正在不远处自斟自饮,他是听过牛郎织女的传说的,却不怎么感兴趣。修习剑道本就该追求更高的境界,挑战更强大的对手,哪有那么多闲工夫去儿女情长。
可他虽这般想,身边坐着的两人却是搅合了他平和的心境。

玄铁自无剑说故事起便开始一言不发地喝酒,神色不如平时一般洒脱豪放,甚至还有些苦闷。
神雕与他多年朋友,自是明白自己这哥们儿正在想起他那多年未相见的妻子了。他扔开了手里倒酒的碗,直接拍开一坛新酒,拎起来和玄铁碰了一下。“是爷们儿就别那么小家子气,用什么碗啊!来,咱们几个也好长时间未一起喝酒了,今儿个好好喝他一顿!”
玄铁被他这么一闹,自然是知他用意的。他大笑三声一道扔了手里的碗,也学着神雕拍开了两坛酒。他自己拿了一坛,又拿了一坛给紫薇。“好!咱哥仨今儿就不醉不归!干!”

紫薇这回真的是躺着也中枪了,他酒量虽然不错,可他喝酒向来是小杯小杯地慢慢品,哪像这两山野村夫一般吨吨吨地就往肚子里灌。他看着被玄铁硬塞到怀里的酒坛子,他倒是有一颗拒绝的心,可神雕刚刚说什么了?
神雕说用碗的都是小家子气,都不是爷们。
紫薇冷哼了一声,拎起酒坛子和他二人也碰了一下,举起来便灌进了嘴里。
不就是不用碗吗?坛就坛,怕你不成。

待所有的酒坛子都空掉的时候,剑冢里还能站起来好好说话的就只剩下倚天和无剑两人了。
君子剑早在淑女剑喝得有些多的时候便扶着她回去歇息了。原先没怎么喝的金铃索被绿竹棒和屠龙叫去喝了两杯,结果竟是酒劲儿一上来非闹着要去找个花廊架子听牛郎织女说悄悄话,最后就跑去抱住神雕的翅膀睡着了。
神雕和玄铁都勉勉强强还能保持清醒,可说话也明显地开始舌头打转儿了。屠龙和绿竹比他两状态差一些,哥两好的靠在一块,以天为盖以地为铺,呼噜打得震天响。
至于紫薇,大概是此次喝酒喝得太急,早在干完第二坛的时候便已喝醉。但论起酒品,他比起屠龙绿竹二人要好太多,不吵不闹,安安静静地靠倚着身后的巨石。若不是他看着满天星辰的目光迷离,看上去倒与平时的他没什么两样。

无剑和倚天扫视了一圈,皆是有些头疼。这喝醉的人本就比平时重得多,要一个个扛回去是不可能的。
无剑小心地看了眼倚天的脸色,自觉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当时是她附和屠龙的提议,算是这次活动的发起人。可倚天一来本是不赞成这般狂欢的,二来当场两醉汉还是他的亲属,怎么想怎么无辜。“不好意思啊倚天,我没想到最后大家会醉成这样……”
倚天本还在想着要回去给他们几个取被褥出来盖着,听了无剑的话后他先是愣了一下,转而便摇了摇头:“无妨,你说得不错,即便是修行也要注重劳逸结合,偶尔放纵一次也未尝不可。你且在这守着,我回去取些薄被出来。”说着他便动身回了营地。

无剑没料到倚天打算就这么让他们几个睡在这里,她再低头看了看遍地躺的神兵利器们……罢了,至少倚天还给他们一床被子,算贴心的了。
她小心地跨过了躺得横七竖八的屠龙和绿竹,跟玄铁和神雕确认了一番。不出她所料,两人皆表示回去的路太远,都要坐在此处过夜。
无剑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起身再去看看紫薇的情况。喝醉的紫薇不再像平日里一样成日摆着副臭脸,月光倾洒在他面上让分明的棱角都柔和了不少。无剑觉得,这才是紫薇原有的模样。
“紫薇,你还走得动吗?玄铁他们几个都喝多了,打算在这儿将就着睡,你如果还走得动我就扶你回去吧?”
“……”
无剑问完之后等了好一会儿紫薇都没有答话,要不是还又在缓慢眨眼,无剑都快要以为紫薇就这么睁着眼睡着了。
“紫薇?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
就在无剑以为紫薇又不回答的时候,紫薇突然开口了:“……你该知道,乞巧节本不是这么过的。”
这话倒是出乎了无剑的意料,她没想到紫薇想说的竟然会是这个。她想了一想,索性学着紫薇在他身边的空处一道坐了下来。这个位置背靠巨石,脖子后仰靠在石头上正好能不费力气地将满天星辰收入眼底,倒是个观星赏月的宝地。
紫薇对她的行为也不予置评,但与其说是放任,无剑倒倾向于理解为紫薇是懒得跟她计较。她看了好一会儿的星空,一时间有种回到了过去、回到了曾经的五剑之境的错觉:“……民间的乞巧节确实不是这么过的,但现在这样我也觉得挺好的。”



人间常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可若是朝朝暮暮皆能与志同道合之人煮茶论剑、把酒言欢,同样是人生一大幸事吧。



“这是我所度过的,最棒的乞巧节了。”




-
很努力地想去写一个温馨的七夕,但文笔有限,只能描述到这个地步了……
喜欢梦间集,也喜欢游戏中本文未提到的其他角色,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写写他们的故事♡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各位食用愉快!(手动比心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