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马平川不是胸

乞巧·上

因结尾还在修改,所以采取了分段发送的形式,文中所提及的角色在下章都会出场。
第一次发文,ooc处还望各位观众老爷海涵、海涵…🙏

乞巧(全员向)

*说是说全员,其实还是仅限于主线剧情五人组加淑女君子玄铁神雕紫薇…

*无cp,无cp,无cp。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游戏语音借用有


1#

时光飞逝,转眼已是七月初七。民间对这乞巧节向来是看重的,镇上的集市在好几日前便已经开始摆卖乞巧物品。

自从抵达剑冢后便已少有魍魉再现于世,悠闲日子过得久了,便是一大帮子活了百年的神兵利器也忍不住想找点儿事做。

“我看咱们就去这附近的镇上买点儿东西回来,也置办置办图个喜庆!”

无剑刚一起来便听见了屠龙的大嗓门自外头传来,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紧接着便听见倚天冷淡地回绝的话语。

“你少借由头出去买酒,修习剑道,当摒弃外界一切干扰。若不得,则注定终生止步于此。”

“你说什么?!倚天,要不要咱们这就比试一场,啊?”

“有何不可?”

听闻他两又有再打一场的打算,回想起上回大乱斗后剑冢的惨状,无剑赶紧冲了出去试图将二人制止:“等、等等!别打啊!”

好在喊的及时,外头二人手中刀剑尚未出鞘便停了下来,齐齐看向惊慌冲出的小姑娘。

“哟,早啊!青菜钵……哦不是,现在该管你叫无剑了啊!”屠龙的注意力倒是转移得十分快,先一步抬手跟无剑打了声招呼。

倚天将手从剑柄上移开,看向无剑时的神情略微复杂,只是出于礼貌地点了点头:“早。”

身份忽然从共同御敌的好友变成了这五剑之首的无剑,无剑明白这些伙伴们还需要时间去消化,便刻意回避了二人的隐约表现出的不自然。她待确定这两人不再有比试的打算后才松了口气,笑了一笑:“早啊,屠龙、倚天。你们刚刚是在讨论什么吗?我仿佛听见屠龙说要去镇上采买物品?”

屠龙到底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听无剑说起这事后便把方才那一丢丢的尴尬全抛去了昆仑山巅:“噢是这样的,这不是到乞巧节了嘛,我想着大家近日反正闲得慌,不如也凑个热闹过过节!你说是不是无剑?”

还不等无剑说话,倚天先皱起了眉头,开口又是一副说教的气势:“我说过了,修习剑道不该为这些外界因素所干扰。民间乞巧节,与你我何干?”

两人至今的气氛又开始变得剑拔弩张,无剑生怕二人一个不对眼又拔剑,赶紧摆手做起和事佬:“倚天你别生气呀,我觉得屠龙说得倒也不无道理。大伙儿也好久没有放松聚一聚了,不如便趁过节的机会,一起热闹热闹也好呀。修习剑道也要注意休息嘛,劳逸结合才能事半功倍!”

闻言,倚天似乎是被说动,沉默了半晌没再说什么。屠龙见状格外高兴,他大笑着连拍了三掌在无剑背上,手劲儿之大差点儿没把小姑娘给拍到地上。

“咳!咳咳!……那、那个……屠龙,要不再叫上绿竹、金铃儿、小淑和小君他们几个吧?”无剑好不容易从那宽厚的手掌中捡回一条命,她顺了口气悻悻地提了个意见,“毕竟绿竹烧得一手好菜,让他去集市上才买点食材回来也是好的。金铃儿、小淑、小君鲜少离开故土,大概也是会喜欢那些新奇玩意儿的,不妨带他们一起去转转,买点喜欢的东西。”

“有道理,我这就去找他们!”屠龙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只留下无剑和倚天在原地。

无剑瞧着那红发男人的背影,忍不住一阵好笑地侧头看向身旁的人:“看样子,屠龙当真是在剑冢憋久了啊。倚天,你也一起去集市吗?”
“不了,今日的修行尚未完成,我留在这里。”倚天摇了摇头,将目光投至他手中长剑。
知晓这人向来就是这样认真的性子,无剑也没有多劝,笑着点了点头便准备去找找剑冢剩下的其他人:“那我便不打扰你了,但是晚上的聚会可一定要腾出时间来参加啊!”



2#

当无剑找到神雕和玄铁时,他两正在晨练。待无剑把事由和二人说了一番晚上的聚餐之后,两人都表示极有兴趣,玄铁更是和屠龙父子同心,连连嘱咐要出门的儿子要多买几坛子好酒回来共饮。

无剑在一旁听着两父子的对话,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神雕前辈,若说之前我对玄铁和屠龙是父子还感到震惊,那现在我真是对此深信不疑了。”

神雕听了也不由一笑,目光却遥遥地看向远处练剑的月白身影:“嘿,要我说,玄铁这两儿子啊,和他都像到骨子里去了。”

无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想起倚天沉稳细致的性子,倒也不由自主点了点头:“的确,玄铁粗中有细,大巧不工,倚天和屠龙倒是分别遗传了他的沉稳与豪放啊!”

正目送了一行人的离开,玄铁一回来就瞧见这两人蹲在一边正嘀嘀咕咕地议论,他好笑地走上前去在二人脑袋上各揉了一把:“我说你们两啊,背后议论人可不厚道吧?嗯?”

被正主给抓了个现行,无剑作为一小姑娘,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儿面红不好意思。可神雕倒是老油条一根,把好友的手给挡开后坦荡荡地开口:“行了吧你,我还没说你偷听我俩的悄悄话呢!”

“这不对吧,你俩可是议论我们父子在先啊?”

“你要是不偷听,你怎么知道我俩聊的是你们父子三啊?”

两人关系向来是极好的,对彼此的脾气也是摸得一清二楚,此刻自然是没有生气的。只是这一来二去的对话,倒是带上了几分与二人辈份不符的俏皮,无剑在一旁听着听着便忍不住笑出了声。

“噗哧……”

“嗯?”神雕和玄铁的对话随着少女的笑声停了下来,两人瞧着无剑笑得双肩直抖的模样,相互对视了一眼,也忍不住大笑出声。


三人肆无忌惮的笑声回荡在剑冢之中,吵醒了本在酣梦中的另一个人。

当无剑三人见到仿佛要开启绝杀模式的紫薇软剑时,笑声戛然而止。

无剑不是第一次见紫薇,在她还是青菜钵钵的时候就已经和紫薇对战过一次了。后来回到剑冢恢复了记忆,也回想起了许多曾经在五剑之境时候的事情。
——可从来没有哪一次的紫薇有他现在这般可怕。

“紫、紫薇,你回来了啊?”玄铁本想寄希望于三人之中唯一一位具有性别优势的少女,毕竟五剑之境就无剑最小,大伙儿对她也向来是多有照顾的。可当他看见无剑已经怂得像个球一样率先躲在了神雕一双大翅膀后面时,他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紫薇显然也看见了无剑躲起来的举动,他对此鸵鸟行为极为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面色不虞地看着被推在最前面的玄铁重剑:“昨夜刚回来,睡了还没两个时辰便被你们惊天动地惊世骇俗的笑声给吵醒了。”

玄铁一听顿时感到脑仁疼,天地良心,五剑之中除了无剑和紫薇,余下三人一溜烟儿全是刚属性。故而每每遇着柔属性的紫薇发难,三人心里总有些瘆得慌。

一大把年纪了还要遭属性相克,玄铁心里苦,玄铁说不出。

“咳,吵着你休息了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们仨没想到剑冢里还有别人……你要不再去睡会儿?这次绝不吵你。”

紫薇倒也没有真要拔剑干一场的意思,见威慑效果和最终目的均已达到,便也见好就收。“那可就多谢了。”说着他便转身就走。

“紫薇,等等!”

少女的呼喊自身后传来,紫薇脚步一顿,倒是感到有些意外。因为制止他离开的人正是方才第一个躲起来的无剑。

他皱了皱眉头,脸色也因为没休息好而不太好看:“怎么,你要拦我?”

无剑在听见紫薇要走时便从神雕身后钻了出来,她原先并没想到紫薇回了剑冢,可既然都碰到了,晚上的聚会不喊上他也说不过去:“不是不是,是这样子的,今日是乞巧节,所以我们晚上打算在剑冢一起热闹热闹。紫薇若是有空便一起来吧?”

身为享有千百年寿命的刀剑,莫说民间的各种节日,紫薇对时日的流逝都不大在意。因此当他听见无剑口中的乞巧节时,他还反应了一会儿这个节日是干嘛用的。

紫薇的沉默落在另外三人的眼里可就带上了几分拒绝的意思,神雕瞧着无剑一脸忐忑生怕被拒绝的模样,索性也开口帮衬了两句:“是啊,你这会儿先好好休息,等晚上再好好喝他几壶!”

紫薇与神雕是有那么几分交情的,既然连神雕都这么开口了,倒是不好再多做拒绝。他扫了眼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的无剑,只留了淡淡的一句“随你吧。”便闪身消失在三人面前。



-tbc.

评论(3)

热度(18)